黑龙江罗利南宋张氏家族墓

图片 15

发掘单位: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杨军凯 

   
记者日前从陕西考古研究院获悉,自2008年7月开始,该院对位于西安市长安区韦曲镇皇子坡村北的45座古墓进行考古发掘以来,收获颇丰,其中编号为08烟草M42和M43的两座元代中后期的墓葬,相距不足6米,形制保存完整,出土器物较丰富。特别是M42出土有墓志,有明确纪年,系元代医学教授(类似于现在的医学院院长)武敬的墓葬。它的出土,为研究西安地区元代墓葬分期和关中地区儒士群体的境况提供了重要的考古材料。

宁夏固原市南塬唐墓发掘简报

 
   
2010年6月~2012年8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为配合西安航天基地服务外包产业园内基建项目,在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道办高望堆村西,清理发掘四座北周时期墓葬。其中三座纪年墓,分别为天和二年(567年)张猥墓(M11)、建德元年(572年)张政墓(M4)和天和六年(571年)张盛墓(M2),为北周时期家族墓(图一)。出土了陶俑、铜镜、石棺等大量随葬器物。
 
  
   
张猥墓,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由墓道、甬道、封门、墓室四部分组成。墓道平面呈梯形,南宽北窄,长7米、南宽1.24米、北宽0.88米、坡长8米,深4.9米。甬道为拱顶土洞式,进深0.6米、宽1.24米、高1.40米。封门位于甬道南端,为两排条形青砖横向并列错缝平砌而成。墓室呈方形,南北2米、东西2.14米、壁高1.6米。顶部已塌,从迹象看,原应为穹隆顶。该墓早年已被盗扰,甬道顶部有直径约0.76米的盗洞。墓室内未发现棺木痕迹,西北部处有散乱的人骨,葬式、葬具不清。出土铜钱、铁镜及墓志一合。铜钱,铁镜位于墓室西北部,墓志位于墓室口。
  

  据陕西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段毅介绍,M42、M43均开口于耕土层下,斜坡底竖穴墓道土洞墓,墓室平面呈圆形,墓顶形制有差异。

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固原市原州区文管所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张猥,字奴猥,南阳白水人,后移居长安。为战国时韩国国相张开地、张平及汉代张良的后裔。张猥一生笃信佛教,好讲佛经,晚年及假京兆郡守。享年九十一岁,以北周天和二年(567年)十月十七日迁葬万年县胄贵里,赠雍州骆谷镇将。张猥有三子,景遵(张政)、景保、景兴(张盛)。

  其中M42平面略呈凸字形,“凸”字底部成圆形,坐北朝南,方向173度,由墓道、封门、墓室及壁龛组成。

  为配合银(川)——武(汉)高速公路同(心)——沿(川子)固原段施工建设,2003年11~12月及2004年3~4月间,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固原市原州区文管所的配合下,对固原市南源开发区一带的路基沿线进行了钻探,面积3万多平方米(图一)。在市农校西约400米处的路基地段,先后共发掘墓葬43座。其中东汉砖室墓2座,北朝及隋墓7座,中小型唐墓34座(其中唐砖室墓2座)。该墓地西南的小马庄、王涝坝一带即为隋唐史氏及梁氏墓地。

   
张盛墓,位于张猥墓正北约30米。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平面呈甲字形,自南向北依次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平面呈南宽北窄的梯形,东西两壁自南向北趋于内斜,长斜坡底。墓道长4.9米、南宽1.2米、北宽1.0米。甬道平面呈长方形,拱顶。顶及东西两壁上部已坍塌。进深0.5、宽1.42米。土坯封门,已倒塌。墓室平面为横长方形,穹窿顶。顶及四壁已坍塌,东西长2.42米、南北长2.16米、四壁残高1.1米。墓室淤土内发现棺木朽痕,扰乱严重,尺寸不详。墓室西北角发现两个头骨及大量散乱人骨。由于该墓被严重盗扰,仅出土铁铺首、银簪及墓志一合。

  M42墓道位于墓室之南,平面北宽南窄,剖面口大底小,上口长2.6米、北宽1.2米、南宽0.9米,墓道底长2.4米、北宽1.05米、南宽0.75米,底部从南向北呈斜坡状,南高北低,坡度约4度,北与墓室口平行,最深处距离地表12米。壁面较平整,内填五花虚土,含蜗牛壳,青、白瓷碎片,黑陶残块等。东西壁椭圆形脚窝各18个,上下间距0.5~0.6米;在距地表深7.5米处的墓道北端填土中发现青石质墓志一盒,发掘时字面扣合于内。

图片 1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张盛,字景兴。京兆郡守、洛谷镇将张猥三子。魏文帝时任殿中外监,历任司士上士、吏部上士、平东将军、洛州别驾摄长史。天和六年(571年)七月廿四日薨于州治,享年五十四岁,赠平东将军宜州刺史,天和六年十月十日葬于京城南。

  M42和M43共计出土器物90余件组,另有铜钱3枚,出土器物以陶器为主,器形主要有人物俑、陶塑动物、车、陶棺、仓、灶、釜、罐、碗、杯、盏、盘、筒形器等,瓷器较少仅出土3件,器形主要有碗、罐。金属器主要有笄、簪、盒、牌饰、龙形饰等,玉石器有玉件、绿松石、水晶珠等饰品。

  墓葬群所处湿陷性黄土地带,地势为东北高、西南低的丘状坡地,地层堆积分三层:①层:深灰色黄土耕土层。厚约0.20-0.35米。②层:棕褐色黄土层。厚0.35-0.85米,土质较松软.内含少量植物根系,包含遗物较少,仅有个别墓葬的地层有少量的宋代瓷片。③原始黄土生土层:土色呈浅黄色,土质较软。墓道开口即在该层而上。现将此次发掘墓葬形制保存较好,且出土遗物相对较多的唐墓M1、M9、M15、M29、M36简报如下。

  
   
张政墓,位于张盛墓正西25米。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开口扰土层下。平面呈甲字形,自南向北依次由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墓室组成,总长11.52米、墓室深5.6米。墓道平面呈南宽北窄的梯形,长斜坡底。东西两壁自南向北趋于内斜。墓道长3.3米、南宽1.3米、北宽0.9米。过洞已塌,长1.7、底宽1.3米。天井被盗洞打破,从上部坍塌至底部。甬道平面略呈北宽南窄的梯形。拱顶,顶及东西两壁上部已坍塌。进深0.8米、北宽1.4米、南宽1.3米。墓室平面为横长方形,穹窿顶。顶及四壁已坍塌,东西长3.3米、南北长2.5米、壁残高1.2米。

  段毅说,上述两座元代墓葬,保存较好,无论是墓葬形制还是出土物均极为相似,且相距不远,为同一时期家族墓的可能较大,M42出土有墓志,墓主人身份及其埋葬时间确切。据墓志记载,墓主人武敬逝于元皇庆壬子(1312)年,终年67岁,身份为元延安路医学教授,出身儒医世家,并以孝悌闻。

  一、2003GNM1

  
   
甬道及墓室南部出土陶俑、陶井、陶磨、陶碓及墓志一合。陶俑有武士俑、镇墓兽、风帽俑、笼冠俑、骑马俑、执箕女俑等。武士俑呈站立状,怒目圆睁,高鼻阔口,头戴兜鍪,肩披护膊,身穿明光铠,下着大口缚袴,左手持盾,右手握拳,拳眼中空,原应握有武器;镇墓兽呈蹲踞状,头顶生一角,人面兽身;风帽俑头戴风帽,身着交领右衽窄袖宽袍,左手下垂,右手握拳置于胸前,拳眼中空;笼冠俑头戴笼冠,身着交领右衽宽袖长衫,双手拱于腹前;小冠俑头戴小冠,身着窄袖长衣,左手下垂,右手置于胸前;执箕女俑跪坐于地,双手执箕。骑马吹排箫俑头戴笼冠,身着交领右衽宽袖长衫,系白色腰带,端坐于马上,双手握排箫,做吹奏状;骑马铠甲俑头戴兜鍪,肩披护膊,身穿铠甲,身体略向左侧倾斜,骑于甲马之上。除陶俑外,还出土陶井、陶灶、陶磨等模型明器。

武牟男俑

  (一)墓葬形制

 

图片 2

  M1为穹窿顶单室土洞墓,平面形状呈“刀把”形,坐北朝南,由斜坡式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墓室五部分组成。以墓道中线为基轴,墓向165°,墓全长12.20米(图二)。

图片 3

瓦楞帽男俑

图片 4

 

图片 5

  墓道开口于②层下,平面形状长方形,由斜坡和台阶及甬道前的一段长1.10米的平地组成,台阶共五级,斜坡从入口处开始至过洞结束,斜坡长6.20米,坡度14°。

张政墓出土骑马仪仗俑

女俑

  墓道开口长8.75米,南端入口处宽0.78、北端开口宽0.66,底宽0.78-0.66米。

  
   
墓室北侧放置一东西向青石质石棺,长2.2、宽1.01、高1.12米。由盖、底、头挡、足挡及南北两块棺帮组成。棺盖呈圆弧状,阴线刻四朵莲花及一畏兽头,头挡刻朱雀;足挡刻玄武;北侧棺帮刻青龙;南侧棺帮刻白虎。棺内有三具人骨,随葬器物为一面铜镜和东罗马金币一枚。

图片 6

  过洞位于墓道与天井之间,为土洞拱形顶,东西宽0.58、南北长0.40、底距洞顶高1.80-2.28米。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张政,字景遵,南阳人,张猥长子。大统年间,宇文泰创立府兵制,张政以乡帅领乡兵,东征西讨,屡有战功。除旷野将军,殿中司马,寻授襄威将军,给事中,俄转宁远将军,右员外常侍,诏授镇远将军。北周建德元年(572年)五月十七日卒于长安永贵里,享年六十二岁,以其年十一月十一日下葬。

武敬墓志

  天井位于过洞与甬道之间,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1.95、东西宽0.65、深3.14米。

  
   
M3与张盛墓、张政墓并列,东距张盛墓10米,西距张政墓15米。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开口扰土层下。平面呈甲字形,自南向北依次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南宽北窄,长斜坡底,东西两壁自南向北趋于内斜,长3.9米、南宽1.3米、北宽1.2米。内填黄褐色五花土。甬道平面长方形。拱顶,顶及东西两壁上部已坍塌。进深0.6米、宽1.4米、直壁残高0.8米。土坯封门,已倒塌。墓室平面为横长方形,穹窿顶。顶及四壁已坍塌,东西长2.6米、南北长2.1米、壁残高1.0米。墓室淤土内发现棺木朽痕,扰乱严重,木棺尺寸不详。墓室北部设东西向生土棺床,棺床上置一木棺,已朽,合葬两具人骨,头西足东,仰身直肢。棺床高0.6米、棺长2.1米、西宽0.9米、东宽0.8米。该墓亦被严重盗扰,出土布泉、铜带扣1件。

  竖穴墓道、近圆形单室土洞墓室及墓室中的多壁龛,是这两座墓葬形制的主要特点,在已见诸发表的西安郊区元代墓中较少见,在墓室中构筑多壁龛并放置随葬品的做法,当是汉唐以来汉族地区葬制的沿袭。出土的陶俑造型细腻传神,栩栩如生,表面黑亮光滑,特别是陶俑服饰外貌各不相同,丰富多彩,对研究这一时期工艺美术和服饰提供了宝贵资料。

  甬道连接了天井和墓室,为土洞拱形顶,东西宽0.58、进深0.80、高1.55米。与墓室地面平。

  
   
M3墓葬形制与张盛、张政两墓基本相同,出土北周货泉一枚,可见与两墓时代相近。从所在位置来看,与两座张氏墓并排,又居于两墓之间。张猥墓志载其有子三人,景遵(张政)、景保、景兴(张盛)。因此推测该墓主人为张氏家族成员,目前该墓资料正在整理之中。

  据段毅介绍,自20世纪50年代末以来,在西安周边陆续有元代墓发掘报道,大略统计在30座以上,然而有明确纪年出土的墓葬数量并不多。(本报记者
杨永林 张哲浩)

  墓门用土坯封堵,系以土坯顺向平铺而成,所用绝大多数为残块,完整者少。土坯残长0.23-0.30米、宽0.14-0.23、厚0.07米。封门宽0.60、厚0.24-0.35米,封砌高度1.10米。封门土坯现存9层,未封砌到顶部。

 

(来源:光明日报)

  墓室平而略呈梯形,东、西两壁南北长2.66、南壁东西宽1.90米、北壁东西宽1.57米。四壁较直,残高1.50米。墓底为平底,距地表4.20米。墓门居于南壁偏东处,东西宽0.58、高1.54米。墓顶已坍塌,高度不明。

图片 7

  因该墓盗扰严重,棺木痕迹难以辨明。墓内人骨已不在原位,根据其它多座墓葬的埋葬方式,人骨应呈头南足北状,死者为男性年龄35-40岁。

 

  (二)出土遗物

张政墓出土骑马吹排箫俑

  墓内出土遗物大多分布在墓室东半部,有陶俑7件。其中武士俑2件、镇墓兽2件、跪拜俑1件、鸵俑、马俑各1件,陶罐1件、铜钱3枚以及漆器等。

  
   
北周张氏家族墓地的发现,为研究关中地区北周墓葬形制、丧葬习俗,墓葬的排列、出土器物的演变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墓志记载张猥葬于万年胄贵里,张政卒于长安永贵里,这为北周时期长安城乡里研究提供了重要线索。同时志文中关于张氏父子生平、入仕等内容的记载,也有补史的作用。张政墓出土的石棺,保存完整,线刻细致,棺盖刻神兽、畏兽和莲花等图案,棺身四周刻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神,对石刻艺术具有重要意义。(杨军凯
辛龙 郭永淇)

图片 8

  (1)陶罐1件(M1:4)。位于墓门处,泥质灰陶,侈口,方唇,平沿微凹,短颈,溜肩,鼓腹,小平底。口径14.6、底径10.1、通高36.8厘米(图四,1)。

  (2)陶盏1件(M1:1)。出土在墓室西南角,泥质灰陶,尖唇,饼足,斜腹小平底,口径11.5、底径4、高3.7厘米(图一〇,
1)。

图片 9

  (3)武士俑2件(M1:3, M1:7)。基本相同,其中一件完整,另一件残缺右腿。

  标本M1:7,武士矗立在平踏板上,通高67厘米。武士俑头戴兜鍪,身着明光铠,兜鍪顶部有独角,独角的顶端塑一右手臂直立高举,手心向前。圆脸无须,怒目圆睁,长眉紧蹙。颈部围着项护,两肩至两臂有披膊,两臂弯曲,左右手握拳并向前伸出,两拳中心有孔,原来似乎是握着某种武器,现在已失。武士俑的胸甲从中间分为左右两部分。两侧皆圆形胸甲,胸甲用上部的带扣来固定,胸甲的中央与颈部的项护纵延下来的甲带相连,甲带又与胸甲下部的横带在一圆环上相交叉,甲带直延展到腰带的部位,甲下饰流苏。背面缠有横带和腰带,腰带以下为战袍,共有三层,中层比外侧长,最内层的一直延至膝盖部位。足登靴,两腿直立,脚踩踏板。

  武士俑面部及上身通体施褚石色,面部用墨描成麻点纹。粉面红唇,腰带以下绘方格状甲片纹(图五,2;封底)。

  标本M1:3与M1:7造型基本相同,残缺右腿,身高为59厘米。所不同的地方是头顶塑左手臂,直立高举,手心向后,手臂稍偏向左侧(图五,1;图三,1)。

图片 10

  (4)镇墓兽2件,有人面镇墓兽和兽面镇墓兽两种。

  人面镇墓兽(M1:8)后无尾,其头戴兜鍪,耳部外翻,作踞蹲状,前足直立,足为三趾,头生五角。头顶贴塑左臂及手的造型,握拳上举,手心向后,其两侧各有两个向上弯曲的角。圆脸,双目圆睁。通高40厘米(图七,1;图六,下)。人面镇墓兽的兜鍪及后背施赭石色,然后用墨点画麻点纹。脸部及前胸涂白色,再在脸部用墨点成麻点纹,口部涂红,唇下用墨画一撇小胡须,眉弓和眼球涂黑色。前肢上部两侧用墨画出向后斜向的数道鬃毛,正面用墨色画成长椭圆形的甲片状,足爪尖端涂黑色圆点纹。

  兽面镇墓兽(M1:6)除去兽面这一点外,基本与前述人面镇墓兽相同。为蹲坐状,两肩有贴塑的鬃毛,头生五角,头顶部贴塑左手臂的造型,握拳上举,手心向后。其两侧有两个向上弯曲的尖状角,面部朝向正前方,大嘴微闭,门牙和獠牙突出口外。两目圆睁,眼球圆鼓外凸,眉弓用泥条贴塑的较为高突,鼻面较大与吻部平齐似猪嘴猴脸。眼睛凝视前方,下巴有三道泥塑的长胡须。体部通高39.5厘米(图七、2;图六,上)。兽面镇墓兽的后背及头部用墨点画有稀疏的圆点纹,眉毛用墨点画三个圆点,鼻梁上画一横线,眼球为黑色,脸部两侧用墨画出数道向后斜向的鬃毛。前肢上部两侧用墨勾画向后斜向的数道鬃毛,其正面用墨勾画长条纹,三趾爪的足尖用墨涂圆点。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5)跪拜俑(M1:11)1件。跪拜俑出土位置在墓室东部,位于兽面镇墓兽之后。其头戴黑色幞头,身穿长袖袍,腰束带。双臂双膝着地,脸面朝向左侧,右耳对地作伏听状。长29、高13厘米(图八;图九,2)。

图片 14

  (6)驼俑(M1:17)1件。残存头颈部,其余均为碎片,有平踏板,不可复原。残高22厘米(图九,1)。

图片 15

  (7)马俑(M1:18)1件。残存头及臀部,有平踏板,不可复原。头残长15.5厘米(图四,3)。

  (8)铜钱3枚。均为“开元通宝”(M1:14①—②),钱径2.45厘米(图一一,1)。

  另有残漆盘2件及铁皮残块。

  二、2003GNM9

  (一)墓葬形制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