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金沙网投贺新郎·弹铗西来路原著、翻译及赏析[刘过]

刘过(1154~1206)南宋文学家,字改之,号龙洲道人。吉州太和人,长于庐陵,去世于江苏昆山,今其墓尚在。四次应举不中,流落江湖间,布衣终身。曾为陆游、辛弃疾所赏,亦与陈亮、岳珂友善。词风与辛弃疾相近,抒发抗金抱负狂逸俊致,与刘克庄、刘辰翁享有「辛派三刘」之誉,又与刘仙伦合称为「庐陵二布衣」。有《龙洲集》、《龙洲词》。
刘过以词闻名。他的词中写「平生豪气,消磨酒里」处甚多,如《沁园春》「柳思花情」、《水调歌头》「春事能几许」等。不过,更能代表刘过词特色的是那些感慨国事、大声疾呼的作品。如《沁园春》「拂拭腰间,吹毛剑在,不斩楼兰心不平……威撼边城,气吞胡虏,惨淡尘沙吹北风」,《念奴娇》「知音者少」,《贺新郎》「弹铗西来路」等。这些作品都写得慷慨激昂、气势豪壮。另外《六州歌头·题岳鄂王庙》,颂赞岳飞的生平业绩、痛斥朝廷奸佞诬陷忠良,写得跌宕淋漓、悲壮激越,十分感人。这些爱国词虽偶有粗率之处,但风格豪放,却是刘过词的本色。他的词中亦有俊逸纤秀之作,如《贺新郎》「老去相如倦」、《唐多令》「芦叶满汀洲」等。刘熙载称其「狂逸之中,自饶俊致,虽沉着不及稼轩,足以自成一家」。至于他的《沁园春》咏美人指甲、美人足二首,虽刻画纤巧,但体格卑弱不足取。
刘过也工于诗,古体、律诗兼备。诗多悲壮之调。如《夜思中原》「独有孤臣挥血泪,更无奇杰叫天阊」,《登多景楼》「北固怀人频对洒,中原在望莫登楼」。也有的诗写山水景物,清新秀美。
刘过《龙洲集》14卷,《直斋书录解题》着录,今已不传。明王朝用复刊宋端平中刘澥辑刻的《龙洲道人集》15卷,有明嘉靖本、汲古阁本。《四库全书》收录14卷、附录2卷。197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点校《龙洲集》12卷。
所著《龙洲词》,《直斋书录解题》着录1卷,明代长沙《唐宋名贤百家词》本《刘改之词》。有明汲古阁《宋六十名家词》本。明初沈愚刊本收词69首,其中为他本所无者凡21首(今人罗振常为之补遗刊行共得86首)。《强村丛书》初刊为2卷,乃清黄丕烈藏钱曾校本,曹元忠跋谓出宋椠,犹在赵闻礼《阳春白雪》未出之前,罗振常则谓出于王朝用而加补辑者。《全
》收龙洲词80首。

刘过(1154~1206)南宋文学家,字改之,号龙洲道人。吉州太和人,长于庐陵,去世于江苏昆山,今其墓尚在。四次应举不中,流落江湖间,布衣终身。曾为陆游、辛弃疾所赏,亦与陈亮、岳珂友善。词风与辛弃疾相近,抒发抗金抱负狂逸俊致,与刘克庄、刘辰翁享有辛派三刘之誉,又与刘仙伦合称为庐陵二布衣。有《龙洲集》、《龙洲词》。
刘过以词闻名。他的词中写平生豪气,消磨酒里处甚多,如《沁园春》柳思花情、《水调歌头》春事能几许等。不过,更能代表刘过词特色的是那些感慨国事、大声疾呼的作品。如《沁园春》拂拭腰间,吹毛剑在,不斩楼兰心不平威撼边城,气吞胡虏,惨淡尘沙吹北风,《念奴娇》知音者少,《贺新郎》弹铗西来路等。这些作品都写得慷慨激昂、气势豪壮。另外《六州歌头题岳鄂王庙》,颂赞岳飞的生平业绩、痛斥朝廷奸佞诬陷忠良,写得跌宕淋漓、悲壮激越,十分感人。这些爱国词虽偶有粗率之处,但风格豪放,却是刘过词的本色。他的词中亦有俊逸纤秀之作,如《贺新郎》老去相如倦、《唐多令》芦叶满汀洲等。刘熙载称其狂逸之中,自饶俊致,虽沉着不及稼轩,足以自成一家。至于他的《沁园春》咏美人指甲、美人足二首,虽刻画纤巧,但体格卑弱不足取。
刘过也工于诗,古体、律诗兼备。诗多悲壮之调。如《夜思中原》独有孤臣挥血泪,更无奇杰叫天阊,《登多景楼》北固怀人频对洒,中原在望莫登楼。也有的诗写山水景物,清新秀美。
刘过《龙洲集》14卷,《直斋书录解题》着录,今已不传。明王朝用复刊宋端平中刘澥辑刻的《龙洲道人集》15卷,有明嘉靖本、汲古阁本。《四库全书》收录14卷、附录2卷。197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点校《龙洲集》12卷。
所着《龙洲词》,《直斋书录解题》着录1卷,明代长沙《唐宋名贤百家词》本《刘改之词》。有明汲古阁《宋六十名家词》本。明初沈愚刊本收词69首,其中为他本所无者凡21首(今人罗振常为之补遗刊行共得86首)。《强村丛书》初刊为2卷,乃清黄丕烈藏钱曾校本,曹元忠跋谓出宋椠,犹在赵闻礼《阳春白雪》未出之前,罗振常则谓出于王朝用而加补辑者。《全宋词》收龙洲词80首。

贺新郎·弹铗西来路

宋代:刘过

刘过(1154~1206)南宋文学家,字改之,号龙洲道人。吉州太和人,长于庐陵,去世于江苏昆山,今其墓尚在。四次应举不中,流落江湖间,布衣终身。曾为陆游、辛弃疾所赏,亦与陈亮、岳珂友善。词风与辛弃疾相近,抒发抗金抱负狂逸俊致,与刘克庄、刘辰翁享有“辛派三刘”之誉,又与刘仙伦合称为“庐陵二布衣”。有《龙洲集》、《龙洲词》。

刘过

竞渡深悲千载冤,忠魂一去讵能还。国亡身殒今何有,只留离骚在世间。——宋代·张耒《和端午》

和端午

银山碛口风似箭,铁门关西月如练。双双愁泪沾马毛,飒飒胡沙迸人面。丈夫三十未富贵,安能终日守笔砚。——唐代·岑参《银山碛西馆》

银山碛西馆

梅花南北路,风雨湿征衣。出岭同谁出?归乡如不归!山河千古在,城郭一时非。饿死真吾志,梦中行采薇。——宋代·文天祥《南安军》

南安军

宋代:文天祥

梅花南北路,风雨湿征衣。出岭同谁出?归乡如不归!山河千古在,城郭一时非。饿死真吾志,梦中行采薇。83抒怀,爱国,壮志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