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泌

本名
张泌

五代十国人物

云锁鳝鱼青烟柳细,风吹红蒂雪梅残。光景不胜内宅恨,行行坐坐黛眉攒。——五代·阎选《八拍蛮·云锁鳝鱼青烟柳细》

字号
子澄

本名:张泌

八拍蛮·云锁鳝鱼黄烟柳细

五代:阎选

阎选,生卒和字里不详,五代时期后蜀的大老粗,工小词。与欧阳烔、鹿虔扆、毛文锡、韩琮被世人称为“五鬼”,世传有八首小词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人赵崇祚收入《花间集》。《花间集》称阎处士。其余不详。

阎选

醉漾轻舟,信流引到花深处。尘缘相误,无计花间住。烟水茫茫,千里斜阳暮。山无数,乱红如雨。不记来时路。——唐朝·山抹微云君《点绛唇·醉漾轻舟》

点绛唇·醉漾轻舟

落花迤逦层阴少,青梅竞弄枝头小。黑古铜色雨和烟,行人江那边。好花都过了,各处空芳草。落日醉醒问,一春无此寒。——北魏·沈蔚《菩萨蛮·落花迤逦层阴少》

菩萨蛮·落花迤逦层阴少

泪荷抛碎璧。正漏云筛雨,斜捎窗隙。林声怨秋色。对小山不迭,寸眉愁碧。凉欺岸帻。暮砧催、显示屏翦尺。最无聊、燕去堂空,旧幕暗尘罗额。
行客。西园有分,断柳凄花,似曾相识。DongFeng破屐。林下路,水边石。念寒蛩残梦,归鸿心事,那听江村夜笛。看雪飞、苹底芦梢,未如鬓白。——唐代·吴文英《瑞鹤仙·秋感》

瑞鹤仙·秋感

宋代:吴文英

泪荷抛碎璧。正漏云筛雨,斜捎窗隙。林声怨秋色。对小山不迭,寸眉愁碧。凉欺岸帻。暮砧催、显示屏翦尺。最无聊、燕去堂空,旧幕暗尘罗额。
行客。西园有分,断柳凄花,似曾相识。西风破屐。林下路,水边石。念寒蛩残梦,归鸿心事,那听江村夜笛。看雪飞、苹底芦梢,未如鬓白。78新秋,羁旅,写景,感伤

字号:子澄

出生地
湖北大理

乡友:浙江承德

地位
花间派的表示人物之一

身份:花间派的意味人物之一

唐末盛名小说家

张泌唐末盛名诗人

人选简要介绍

张泌字子澄,唐末主要作家,生卒年约与韩偓格外;

人物

人选一生

张泌与南唐李后主时代的张佖互不相干。张泌的祖籍在廊坊郡淮阳县,在唐末时曾登贡士第。张泌今存曲子词28首,诗19首;随笔2篇,即《韦安道传》和《妆楼记》。其杂谈名篇《寄人》入选《唐诗三百首》,曲子词名篇《浣溪沙》被周豫才先生翻译成白话文后取名《元朝的钉梢》;小说名篇《韦安道传》,又名《后土爱妻传》,被唐末陈翰收入小说集《异闻集》,在唐末五代沿袭甚广。唐亡前后,张泌重要运动在武安军教头马殷统治的湖湘桂一带,曾与《兵要望江南》的撰稿人易静等人联袂推进了武安军的农学繁荣;唐亡后最或然事马楚为舍人,也不免除事前蜀;张泌又曾较长期滞留长安,短时间逗留圣何塞、边塞等地,与唐末罗隐、韦庄、郑谷、牛峤等抢先四分之二散文家同样,为获取一第而滞留长安,四处漂泊,传食诸侯;

张泌字子澄,唐末首要小说家,生卒年约与韩偓优秀;

诗歌风格

他的小说随笔绝大大多作于唐末时代,尤以写湖湘桂一带风物的创作为多。其词许多为深褐词,风格介乎温八叉、韦庄之间而偏侧于韦庄。用字工炼,章法玄妙,描绘细腻,用语流便。张泌一生前人多与五代南唐张佖相混,《全元曲》小传亦错误,参李定广《唐末五代动荡的时代艺术学研讨》一书之附录《千年张泌疑案断是非》(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社科出版社二零零五年出版)。

人选一生

作品

张泌与南唐李后主时期的张佖互不相干。张泌的原籍在曲靖郡宝丰县,在唐末时曾登贡士第。张泌今存曲子词28首,诗19首;小说2篇,即《韦安道传》和《妆楼记》。其散文名篇《寄人》入选《唐诗第三百货首》,曲子词名篇《浣溪沙》被周树人先生翻译成白话文后取名《西魏的钉梢》;小说名篇《韦安道传》,又名《后土内人传》,被唐末陈翰收入小说集《异闻集》,在唐末五代沿袭甚广。唐亡前后,张泌首要运动在武安军太守马殷统治的湖湘桂一带,曾与《兵要望江南》的笔者易静等人一起推动了武安军的管工学繁荣;唐亡后最也许事马楚为舍人,也不清除事前蜀;张泌又曾非常的短时间滞留长安,长时间逗留卡尔加里、边塞等地,与唐末罗隐、韦庄、郑谷、牛峤等比非常多小说家一样,为获取一第而滞留长安,随处漂泊,传食诸侯;

浣溪沙

选三首

晚逐香车入凤城,DongFeng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

新闻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

立即凝情忆旧游,照花淹竹小溪流,钿筝罗幕玉搔头。

早是出门长带月,可堪分袂又经秋?晚风斜日不胜愁。

枕障熏炉隔绣帏,二年初日两相思,及第花明亮的月始应知。

天上红尘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黄昏微雨画帘垂。

江城子

浣花溪上见卿卿,眼波明,黛眉轻。绿云高绾,金簇小晴蜓。

好是问她:“来得么?”和笑道:“莫多情”

随想风格

胡蝶儿

胡蝶儿,季春时。阿Gil初著群青衣,倚窗学画伊。

还似花间见,双双对对飞。无端和泪湿胭脂,惹教羽翼垂。

他的诗文小说绝大多数作于唐末有时,尤以写湖湘桂一带风物的文章为多。其词好些个为浅士林蓝词,风格介乎温廷筠、韦庄之间而侧向于韦庄。用字工炼,章法神奇,描绘细腻,用语流便。张泌毕生前人多与五代南唐张佖相混,《全唐诗》小传亦错误,参李定广《唐末五代动荡的世道军事学研讨》一书之附录《千年张泌疑案断是非》(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社科出版社二零零五年出版)。

另外诗词

蝶散莺啼尚数枝,日斜风定更离披。

看多记得优伤事,金谷楼前委地时。

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阑斜。

痴情唯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酷怜风月为多情,还到春时别恨生。

倚柱寻思倍哀痛,一场春梦不精通。

戍楼吹角起征鸿,猎猎寒旌背晚风。千里暮烟愁不尽,

一川秋草恨无穷。山河惨澹关城闭,人物疏弃市井空。

只此旅魂招未得,更堪回首夕阳中。

客离孤馆一灯残,牢落星河欲曙天。鸡唱未沈函谷月,

雁声新度灞陵烟。浮生已悟庄子蝶,壮志仍输祖逖鞭。

何事悠悠策羸马,当中劳动过天命。

空江宽阔景萧然,尽日菰蒲泊钓船。青草浪高三月渡,

绿杨花扑一溪烟。情多莫举伤春目,愁极兼无买酒钱。

犹有渔人数家住,不成村落夕阳边。

暖风芳草竟芊绵,多病多愁负少年。弱柳未胜上已雨,

好花争奈夕阳天。溪边物色堪图画,林畔莺声似管弦。

独有离人开泪眼,强凭杯酒亦潸然。

烟郭遥闻向晚鸡,水平舟静浪声齐。高林带雨圣生梅熟,

曲岸笼云谢豹啼。二女庙荒汀树老,洛子峰碧楚天低。

陕北自古多离怨,莫动哀吟易惨凄。主

秋风丹叶动荒城,惨澹云遮日半明。昼梦却因痛楚得,

晚愁多为别离生。江淹彩笔空留恨,壮叟玄谭未及情。

千古怨魂销不得,一江寒浪若为平。

秋晚过洞庭

征帆初挂酒初酣,暮景离情两不堪。千里晚霞云梦北,

一洲霜橘洞庭南。溪风送雨过秋寺,涧石惊龙落夜潭。

莫把羁魂吊湘魄,九疑愁绝锁烟岚。

六街晴色动秋光,雨霁凭高只易伤。一曲晚烟浮渭水,

半桥斜南平兖州。休将世路悲尘事,莫指云山认故乡。

回看汉宫楼阁暮,数声钟鼓自微茫。

暂到高唐晓又还,丁子香结梦水潺潺。

不知云雨归何处,历历空留十二山。

碧户扃鱼锁,兰窗掩镜台。落花疑怅望,归燕自裴回。

咏絮知难敌,伤春不易裁。恨从芳草起,愁为晚风来。

衣惹湘云薄,眉分楚岫开。香浓眠旧枕,梦好醉春杯。

小障明羽客,幽屏点翠苔。宝筝横塞雁,怨笛落江梅。

卓氏仍多酒,相如正富才。莫教琴上意,翻作鹤声哀。

香清粉澹怨残春,蝶翅蜂须恋蕊尘。闲倚晚风生怅望,

静留迟日学因循。休将薜荔为青琐,好与玫瑰作近邻。

零落若教随暮雨,又应愁杀别离人。

雨微微,烟霏霏,小庭半拆红蔷薇。钿筝斜倚画屏曲,

零落几行金雁飞。萧关梦断无寻处,万叠春波起南浦。

散乱杨花扑绣帘,晚窗时有流莺语。

空塘水碧春雨微,东风散漫水柳飞。依依南浦梦犹在,

痴情高唐云不归。江头日暮多芳草,极目难受烟悄悄。

隔江红杏一枝明,似玉佳人俯清沼。休向春台更回望,

开心自古因痛心。银河碧海共凶暴,两处缓慢起风云。

风透疏帘月满庭,倚栏无事倍伤情。烟旱柳带纤腰软,

露滴花房怨脸明。愁逐野云销不尽,情随春浪去难平。

幽窗谩结相思梦,欲化西园蝶未成。

雨溟溟,风泠泠,老松瘦竹临烟汀。空江冷落野云重,

村中鬼火微如星。夜惊溪上渔人起,滴沥篷声满愁耳。

杜鹃叫断独未眠,罨岸春涛打船尾。

张泌文章

浣溪沙

选三首

晚逐香车入凤城,东风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

信息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

立刻凝情忆旧游,照花淹竹小溪流,钿筝罗幕玉搔头。

早是出门长带月,可堪分袂又经秋?晚风斜日不胜愁。

枕障熏炉隔绣帏,二年底日两相思,月临花明亮的月始应知。

天上世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黄昏微雨画帘垂。

江城子

浣花溪上见卿卿,眼波明,黛眉轻。绿云高绾,金簇小晴蜓。

好是问她:“来得么?”和笑道:“莫多情”

胡蝶儿

胡蝶儿,故洗时。阿娇(吉莉安 Chung)初著紫铜色衣,倚窗学画伊。

还似花间见,双双对对飞。无端和泪湿胭脂,惹教羽翼垂。

其他诗词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